林泊舟

|萧索鲜衣叹,岿阑珊,不作人间惆怅客,但求偏安
原耽养老人士√
纯正古风党,流行歌盲√
五黑框在读重读复读√
心怀荣耀,挚爱全职√
盗墓笔记退休粉丝√
霹雳布袋戏小萌新√
历史同人党,各种拉郎√
高亮:沉迷历史!沉迷历史!沉迷历史!明史在读√
目标考古文博√

『致郁向』·《曜日》

淋漓的血气,
和窗外淋漓的雨,
说话声细碎在门外。
他仰头,
血雾转瞬便弥漫了屋顶;
他静默的坐着,
坐在桌边;
桌面上散落的黄纸页中方正的打印体旁满布张牙舞爪的文字
——仿佛旧时代的陈迹。
他仍坐着,静默;
却小心翼翼地提笔,想要在那纸页上写些什么。
然而他仰着头,血色将要冲破了眼眶。
走廊里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,
他双手一抖,
那支笔落在了纸页上。
窗外雨声如洪,
屋顶的血雾愈浓,
鲜艳欲滴;
他闭上眼,
血海便倾泻如洪。
凌乱的脚步细碎在水声里,
门把手动了动;
那如同鼎沸的人言,
哗啦一声,
细碎在门外;
把手又静默了下来。
他低下头,
胡乱寻找到重重纸页上方的那支笔。
血海向下流去;
眼前有辉煌的光线
——黑色的光,
亮的刺眼。
他将头转向窗棂,
雨声如洪;
他感受到了冰冷的水温,
有一把重锤撞击在薄纸般的鼓膜上,
冰冷,
霎时溅起沸腾的血气;
他握着笔,
想要写些什么,
什么鼎沸的声音。
他侧耳听了听,
静默的
像黑色的光。

『五毛摄影』“我要在你黯淡无光的生命里,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。”

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您不冷么